禹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鄂尔多斯的煤都之殇

发布时间:2019-10-09 13:56:06 编辑:笔名

鄂尔多斯的“煤都”之殇

这个夏天,国内煤炭企业的日子很难过。在整个煤炭行业经营困难的大背景下,煤炭主产区鄂尔多斯(600295,股吧)也未能独善其身。

“如果说2013年鄂尔多斯的煤炭企业在哭泣,那么今年这些企业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一家民营煤企的负责人告诉期货。

煤炭行业拖了“煤都”经济后腿

“鄂尔多斯的民营煤炭企业占当地煤企总量的85%,在今年以来煤价持续下跌的过程中,大部分煤企都关停了。”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信息服务部经理王永杰介绍称。

2010年煤炭价格是近年来的最高点,当时不少人在高利润的诱惑下,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入煤炭行业。“近几年有一大批新矿井建成投产,且多是大型现代化矿井,生产规模大。目前这些新增产能正处于集中释放期,这也是煤炭产量激增的原因之一。”一位现货行业人士直言,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鄂尔多斯买一个煤矿也就几百万元,到了九十年代买一个煤矿涨到几千万元。2000年以来,买一个煤矿动辄需要上亿元,在鄂尔多斯大量买煤矿的大多是福建人,如今全被套牢。

今年的煤炭市场延续了2013年产销不旺的状态,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现象依然突出。市场需求稍有好转,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的中小煤企就会迅速恢复生产。“东胜区的煤炭都是4500大卡以下的,截至今年6月底,东胜区有九成的民营煤矿都处于关停状态。至于什么时候能重启,就要看后期的煤价了。”鄂尔多斯当地的一家煤炭运销公司总经理说。

据了解,鄂尔多斯的煤企目前可划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的煤企为数不多,这部分企业虽然产销情况较往年同期有大幅下滑,但仍稍有利润。第二梯队企业基本盈亏持平,能正常运转,但占比不足两成。剩下的就是第三梯队,大多是2000年以来买入的煤矿,当时高价投入,现在面临的是低价卖煤。亏损一两个月的话煤老板还能承受,持续亏损的话,能支撑下去的不多。

在目前银行对煤企全面收紧贷款的情况下,第一梯队煤企不受影响,银行会对第二梯队煤企压缩部分贷款,但第三梯队企业则被严格控制贷款。

对于目前鄂尔多斯煤矿的生存状态,在当地经营餐馆的王女士比较了解。王女士是地道的鄂尔多斯人,开餐馆主要是给煤企工人和货车司机供餐,已经干了整整6个年头,煤企经营惨淡也直接影响了她的生意。“这两年餐馆的生意比以前差多了,两年前饭店门口拉煤的货车基本是一辆挨着一辆,经常还会出现堵车的情况。现在路上就没有多少拉煤的货车,客流量少了,餐馆的生意能好吗?”王女士感叹道。

煤炭产销的低迷已影响到了鄂尔多斯当地的经济发展。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及经信委的数据显示,2014年1—4月,鄂尔多斯全市销售煤炭同比减少9.6%。一季度全市煤炭行业仅实现利润116.7亿元,同比下降17.5%,拉低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增速15.3个百分点。另外,鄂尔多斯市政府7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6月,该市销售煤炭25368万吨,同比减少1811万吨,降幅为6.7%。

对于煤炭产业占全市经济总量近70%、占财政收入近50%的鄂尔多斯来说,当务之急是如何推动煤炭产业转型升级。了解到,为改变煤炭行业的低迷现状,内蒙古从7月1日起下调和取消部分煤炭收费,每吨减免约10元。与此同时,内蒙古还下调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征收标准,暂停收取煤炭矿产资源补偿费自治区留成部分,取消铁路部门向煤炭企业收取的“计划费”,降低煤炭企业铁路物流费用。

在行业人士看来,当地政府取消了部分税费,但如果煤炭价格还持续下跌,把政府让的这部分利也跌进去,对煤企来说还是帮助不大。煤企靠政府扶持不是长久之计,企业要想做大做强,自身还需有过硬本领。

煤企借助期货自救

“由于市场整体缺少利多因素,鄂尔多斯一家煤企前期主动找到我们让提供套期保值方案。”银河期货动力煤分析师于洁告诉,当时考虑到9月以后水力发电量会下降,同时部分地区开始冬储,可能会是行情转折的时间点,便建议该煤企在动力煤1409合约上交易。“5月中旬开始在期货市场分批卖出TC1409合约5000手,开仓均价在525元/吨左右。因为企业是以套期保值为主,并不打算交割,我们建议在7月底8月初或其他有利于移仓的时间节点,逐渐将TC1409合约上的持仓向TC1501合约转移。当企业煤炭贸易完成后,同时在期货上平仓。”于洁介绍称。

“从5月初至今,煤炭现货价格下跌35元/吨,期货价格下降34元/吨。按企业保值100万吨计算,现货共亏损3500万元,期货盈利3400万元,综合来看只亏损100万元。通过套保操作,煤企大大减少了亏损,稳定了生产经营。”于洁说。

今年以来,期货两次去鄂尔多斯,在当地煤企听到最多的就是问“今天动力煤期货价格是多少”。据了解,动力煤期货上市后,鄂尔多斯当地煤企尤为关注。郑商所和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在鄂尔多斯每月都会举办动力煤期货培训会,去参会的有不少是已经停产的煤企负责人。

“我们企业从去年年底开始停产,从目前的煤炭价格来看,企业短期内重新开工的可能性不是很大。”问到来参加培训的目的时,该负责人称是为了企业“死而复生”。“有几个期货公司给我们提供方案,我们参与期货就是为了能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转。”他对表示。

鄂尔多斯煤企对参与期货的热情,与当地政府的支持也有很大关系。动力煤期货上市当日,鄂尔多斯副市长李国俭代表市政府与郑商所签署了动力煤期货战略合作协议。

在部分煤企负责人看来,动力煤期货上市后,煤企参与期货最大的障碍就是相关专业人才的匮乏。“尽管我们属于第一梯队里的企业,但还是有危机感。我们企业90%的煤炭走的是长协价格,另外10%是自销,我们现在就是结合这部分自销煤炭进行套保操作。”鄂尔多斯一家大型煤企负责人告诉,若是招聘期货专业人才,一个大型企业把这么重要的部门交给新来的人,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因此目前企业期货部门是靠内部挖潜组建起来的,在期货操作上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连云港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许昌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东莞治疗卵巢炎医院
连云港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许昌治疗癫痫病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