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青帝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轮回(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1:12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轮回(下)

顿时众仙都面面相觑,这也是因没有少真分身在这里,否则日月烛照亿万里,什么遮蔽也没用,不会变成睁眼瞎……这刻他们都选择性遗忘是他们两家先抛弃的少阴仙子,以为能让她拖延一下青脉的脚步和胃口而现在这样贪吃,不怕拖延日久引发五莲大陆干涉?

“太真老贼,上真老贼,你们的末日来到了!”外面传来了许多喊声。

“实是可笑!”太真脸色沉下,拿他做瓮中之鳖,真当胜券在握了?

“君上,我们怎么办?”弟子徒孙都不由大惊,纷纷问着。

“发讯给对面五莲大陆……我太真,愿意结好贵方……这权柄,宁与友邦,不于家奴!”太真冷冷的说着。

上真听了叹一口气,也点首赞同:“就这样,请求支援吧。”

最后一道紫色讯光冲破了天幕,消失在幽暗的东方,信风中的冕服少女眯起眼,看着它消失。

有仙人意识到这是威慑,问:“继续这样不惜代价强攻?舰队损毁太多的话,对面又会……”

“继续。”黄帝语气冷冷,就算自己这样保守风险管控,这刻也是必先除去道门,这三家已是祸害:“既已经这样撕破脸,不惜损耗拼光了整支舰队,也要消灭这最后一颗钉子!”

“否则日后,永无宁日!”

四帝点首,统一的意志在凝聚,而在天幕远方,更多星雨出现,那是抽调地方上的部分天仙援兵。

…………

暗面

“哗哗”的破开水声,少阴已经沉入黑水中,她在水下抬首望去,可以看到无数半透明怨魂在头顶洄游,似乎是成团的密集鱼群,数量以万亿计,都是过去百万年里各种智慧生灵怨气沉积的具现。

“这里……”她蹙了蹙眉。

两个天仙跟下来:“怎么了,老师?”

“没事。”少阴收敛情绪。

两个天仙暗中相视一眼,骤也明白什么,老师位格说是天地阴阳之君宰,但她其实从没有到过这样深的黑水,对于这视角自陌生,也并不熟悉底层环境,或者说身为龙神宠爱镜奴的路线起家

,她一直是脱离于民间疾苦,这与她在青脉的那个老对手并不一样,所能凝聚的基本盘也不一样。

否则,她所修炼的道路就不会是少阴少阳,而是太阴太阳,甚至引领起一股相当于五脉整体的扎实力量,也不会给五脉……不,更孱弱新五脉这样压着打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两个天仙上了少真道门的船,暗地里和五脉示好遭到拒绝,现在也下不来台,包括随后加入暗帝在内,都只能硬着头皮追随这位仙子,希望她能顶住压力。

阴阳天柱在水下的一半,是皎白银月的光柱,黑白玄色的道境、二座少真仙天、孑然一身的暗帝都在光柱里下沉,界膜将光辉反射四方,这些海面底下密密麻麻鱼群带着鬼火一样的莹光,更远处黑水则是广袤的黑暗。

“这样的黑暗……”

这让她想起了虚空,但少真道门理论中,黑水或是与虚空最相近性质,实际上在能级尺度虚空外看去,只能看到光辉星球世界而没有黑水。

世界的起步是一颗世界之心,具备全物质领域,但仍旧需要漫长时光演化出切实资源,虚空就应世界内演化需求而带上了时空属性,一种有秩序的时光洪流,五脉称之为本源,上真称之为命河,都是一个意思,这区别于仅有时空能级但无秩序的混沌。

而随着演化进一步带来质量属性,沉甸甸积淀在世界底部是累赘包袱,也是丰盛财富,黑水的质量特性也让它具备了虚空所没有的防御便利,所以……

“轰!”

白光映射照透黑暗,头顶剧烈水汽蒸发着,连带着大片聚集怨魂,却恰到好处为她抵挡了伤害,如果说整片黑水是具备质量而沉凝强大,即便圣人道君也对它整体的日益增长无可奈何,但具体到黑水每一滴细小水珠,那些阴气凝聚的复苏灵魂是无比弱小的,无数人影灰飞烟灭,犹自喊冤。

有些临死觉醒到一切的幕后凶手,愤怒向着少真道境扑来,消融在主炮光辉中,连续的主炮轰击蒸发大片黑水,让雪白光柱越来越深入黑水底下,它们的生命……如果能称作生命的话,所起到作用无非是稍微减慢一点黑水蒸发速度,仅仅这样的价值。

“冤?”

少阴眸子黑白分明,静静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并不冤,我若是一招失手,也是与你们同样下场,生死面前,人人都是平等……”

她说着一顿,抚了抚手里的星核,很清楚它所蕴含诅咒引来的方舟主炮,目光里透着洞穿人心和规则的讽刺笑意:“……然而并不平均,这所谓的星核诅咒必中的游戏规则,实质是一个方舟世界的敌视锁定,别人抗不了,并不意味着我抗不了,若是我这百万年积累都和你们这些杂鱼一样结果,那这世界上还要努力干什么用?”

这话残酷但并没有错,暗帝却是心中暗痛,因他是拿这些怨魂当做革命资本,正有点后悔,突意识到些:“少阴仙子,你早就知道五脉会勾连方舟算计你,要召我阴潮革命,就是给你挡这一灾?”

少阴奇怪看了他一眼:“说好这些都是炮灰,挡什么有区别么?”

当然有区别!

暗帝心中惊怒,这下和方舟结了仇,叫他怎么偷渡上船搞事?

在这世界有青汉窃取了革命果实,又勾结仙道压制,暗面革命不可能实现,只有去方舟寻找机会。

但这点却不能对少阴说出来,只能心中发狠得意了就让她好看,叹了一口气掩饰着:“炮灰也要注意折损度,仙子都不知会我一声,我都没个心理准备。”

“我不需要对你解释。”

少阴俏丽的面容上神情不置可否,但这时情况不一样,想了想,还是解释了:“除非我能放弃星核号令群龙的便利,否则烛龙陨落的前车之鉴未远,就是我的下场……不过我是前道君,不是烛龙那样的入侵外敌,就算没有新世界天命也可借助地形熟悉的便利……降到黑水是迫不得已,但也是我唯一可以防御的办法……暗帝你也莫心疼这些炮灰,只要我撑过此役,定会支持你的暗面革命,包括阳面潜伏的魔罗一族也可交予你掌控。”

暗帝顿时将部下冤屈抛在脑后,牺牲本是他们的义务么,当下大喜:“当真?”

“君无戏言!”

一身男装的女仙皱了皱眉,突心中沉了一下,感觉到体内刚刚阴尽阳生的那一丝阳气无影无踪,她震惊中仰首看去。

暗穹上那颗苍白星辰已消失不见,或者说就是与她在暗穹悬挂定位的太阳投影位置重合,纯白主炮一记一记轰开水面上金黄天柱,撕碎了金黄的太阳,来自阳面地脉的阳气勾连断断续续,不再具备连贯。

仅仅主炮轰击并不能完全中断阳气联系,仅仅轰塌大片海域,敌我两方的许多仙天代消了第一层伤害,又给黑水折射、万亿计革命怨魂抵消,没有伤害到道境,且按说也能与水下的月光天柱交融上,毕竟这并非真正的深海水面。

但随即,亿万怨魂的蒸发,正是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大片阴气森森沸腾,又与方舟主炮冲击发生反应,似厚厚的气泡膈膜阻隔了月光天柱与阳光天柱的海面层,将所有金黄光线都进一步分割、散逸、反射,完全照不进水底下的阴阳道境里了……

没有别的作用,仅仅如此罢了,如果道境依旧高悬在天,下面草芥死活尽可以熟视无睹。

然而这刻,她不仅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阳气消失,就连道境定位的阴阳均衡也在迅速向着阴属偏斜,缓慢,但坚定,一路滑向黑脉属仙天的节奏。

这完全出乎曾经高高在上的前道君意料,她不由惊怒:“暗帝,让他们别喊冤了!都停下!”

“这……仙子这要求,臣下实在办不到啊!”

暗帝目瞪口呆,他能操控部下生死,还能阻止他们心生怨气不成?也想象不出有什么世界能这样。

且作反抗军领袖心中清楚,革命大潮本来就是怨气不平而发,一时无语望着明显方寸大乱的少阴……顿时发现她身上变化,说不好是什么,只觉得更柔媚如水,比他见过的所有女人更女人:“仙子你身体……”

“闭嘴!”

少阴羞怒,其实力量并没有消退,道境要退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至于影响短期战事,真正让她心中屈辱的是自己坚持着要恢复男身,但刚刚阴尽阳生的一丝阳气却给她平素看不起的贱民怨魂所葬送,就众目睽睽之下给人阉割去势一样,做太监都没有这样侮辱吧?

以她的心理洁癖,终感觉到惨淡,和一丝雪亮明悟:“原来这是你要给我的报应,让我这百万年奋斗失去意义,最后以女身原形而死……”

直到这刻她仍旧以为这一切都是青帝布置筹谋,而拒绝去想这是冥冥众生复仇,在新世界天命沉睡的空档时期巧合而成,便当年龙神陡失去天命的力量虚弱期一样,她因此而兴起男身,也因此而回落女体,走过了一个轮回。

南京癫痫病医院
宜春白癜病医院
桂林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南京癫痫病医院费用
宜春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