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超凡手艺人 第一一七章 被坑了吗?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1:42 编辑:笔名

超凡手艺人 第一一七章 被坑了吗?

“你是说,你还是有些担心许老板?”

陆铭的出租屋里,岑睿文懒洋洋的斜靠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难道上次我们解释的还不够清楚?”

“不是,这次好像不太一样。”陆铭摇了摇头,“岑师兄,我记得你说过,你之所以会和他合作,是因为他拿出来让你临摹的都是一些大型博物馆、美术馆收藏的作品,来路都很清楚。”

“没错啊,买画的那些人又不是傻瓜,上一查就知道真品在哪儿了,所以肯定不可能上当对吧,他也没必要去费这个手脚。”

陆铭迟疑着点了点头,拿出,调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你看看这幅画,你能查到是哪个博物馆收藏的吗?”

“哪一幅?”岑睿文满脸疑惑的接过,“张大千?他居然让你仿张大千的画?他就真的这么看好你?”

陆铭翻了个白眼,这根本就不是重点好吧?重点的是,你看看清楚,这是一幅张大千的《荷花图》!

“是《荷花图》,怎么了?”

陆铭瞬间无语,这家伙究竟是在装糊涂还是真的这么迟钝?

“你知道张大千这辈子一共画了多少《荷花图》吗?然后这些《荷花图》又分别都在哪些人的手里吗?”

“我不知道,你知道?”岑睿文摇摇头,很随意的回了一句,随即猛然醒悟,“你是说......”

“嗯,除了那几幅很出名的《荷花图》之外,其他的那些《荷花图》,我想应该没有人能够全部搞清楚去向!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够仿的惟妙惟肖的话,这幅画最后会以什么样的面目出现在客户面前,那就不好说了。”

“不可能吧......我都帮他画了那么多了,每一幅的来历都是清清楚楚的,怎么到了你这里就不一样了呢?”

“每一幅的来历都是清清楚楚的?你查过?”

“当然查......我擦!”岑睿文忽然面色大变,拿出就开始翻找。

“你没查过

超凡手艺人  第一一七章 被坑了吗?

?没查过你怎么知道那些画的来历?”

“一开始我确实是每幅画都查,可是后来......”岑睿文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后来我就没怎么查了,反正老许每次都会给我交待清楚......”

“我擦!”陆铭猛地拍了一下额头,这下连最后一个疑问都没有了,那就是为什么岑睿文和许老板合作了这么久,他都没有拿出来一幅来历不明的作品让他临摹,而他仅仅只是第二次合作,对方拿出来的范本中就有这种不好辨明来历的作品。

原来,他以为岑睿文早就默认了这种合作模式,而他又是岑睿文带去的!

“你一共帮他画了多少?”

“69,不,加上上次那三幅就是72幅!”岑睿文都快哭了,这些作品里面,除了最开始那一二十幅他确实费了点劲,每一幅都亲自查过出处,后边的,都是许老板说是哪儿就是哪儿,他根本就没查过!

“这么多......”陆铭迟疑了一下,拿出他拿回来的那幅陆俨少的作品照片,坐到电脑前查了起来。

“先别管这个了,来,帮我查一下这幅画,蒲华的《竹菊石图》。”岑睿文拿着凑了过来,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幅《竹菊石图》的照片,同样没有落款和钤印。

“查到了,这幅画曾经上过豫省的《华豫之门》,然后被藏家送拍,最后成交价是16.5万,买家不详。”

“靠!那你再帮我看看这幅!”岑睿文划拉了一下屏幕,又闪出来一幅工笔花鸟。

“吴昌硕的《紫藤图》,原作收藏在龙海美术馆。”

“呼——”岑润文吐出一口长气,“那这一幅呢?也是吴昌硕的。”

两个人坐在电脑前,把岑睿文曾经仿过的那些作品全都查了一遍,结果72幅作品里边,只有38幅作品找到了出处,确实都是一些知名博物馆的藏品,另外还有14幅作品,上过拍卖会但买家不详。剩下的,足足有20幅作品没有找到任何信息!

“上过拍的那14幅应该没有问题,买家手里如果有拍卖年鉴,应该知道买的是仿作,只是剩下这20幅......”陆铭的脸色有些难看,整整20幅画,一旦出了问题,绝对够岑睿文喝一壶的了!

“应该没有这么多,上的资料不全......走,跟我去图书馆!”这会儿,岑睿文反而冷静了下来,确实,络上这方面的资料很不齐全,有很多博物馆根本连自己的站都没有,就算有,也不是每一件作品的资料都会被放到上。

“你帮我查拍卖年鉴,嗯......先从十年前开始吧,我来查博物馆。”

图书馆里,陆铭从书架上将近十年的书画作品拍卖年鉴全都找齐,然后找了个座位,开始一本一本的翻查。岑睿文则霸占了一台电脑,直接登陆电子图书馆,开始查找那些作品的信息。

“嗯,上资料果然不全......”很快,陆铭就在09年的拍卖年鉴上找到了一幅作品,他将相关信息拍下来,然后接着往下寻找。

时间慢慢过去,图书馆里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终于......

“我这边找到了6幅,你呢?”岑睿文伸头看了一眼陆铭正在翻查的拍卖年鉴,居然是03年的。“你看了多少本了?”

“十几本吧,一共找到了7幅。”陆铭把递给岑睿文,“你看看有没有重复的。”

“没有,6加7......还有7幅!”岑睿文用力的摩挲着下巴,“能找的我基本上都找过了,连国外的博物馆我都看了......麻蛋,我怎么就不记得老许当时是怎么说的了呢?”

确实,像他们这样找法,说不定什么地方一个疏忽就错过了。如果能想起许老板当时告诉岑睿文的那些信息,然后有针对性的去找,应该会好找很多。

而且,图书馆也不是万能的,这么多年累积下来的作品实在是太多了,没有相关资料也很正常。

可是,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考虑,他们这么个找法都没有找到那些作品的资料,那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许老板确实是有欺骗他们的嫌疑?

绵阳治疗男科费用
绵阳治疗男科医院
绵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绵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